天花

背景 我在加拿大多伦多市北约克区出生、长大,现在住在士嘉堡,我与我的妻子在这里的华裔社区传播耶稣基督福音。我在滑铁卢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学位,毕业后加入了IBM公司,负责开发DB2数据库软件产品。后来我逐渐产生一个信念,意识到上帝在召唤我,要我全职传讲耶稣基督福音,因此我就在2001年离开了IBM公司,开始全身心地传讲耶稣基督的好消息。那时我的许多同事都认为我是昏了头脑,对我放弃一个成功的事业而去服侍上帝的决定感到大为不解。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体会到上帝的道路总是最好的! 我和两个妹妹在一个充满幸福的家庭中长大,有着快乐的童年回忆。我的父母都是教师,他们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鼓励我们读书和学习。我们的家庭也是属灵的家庭,我们每天都读圣经,有时一天还读两次,我们也与父母一起祷告。我从父母内心深处的信念中知道,他们拥有某种高于一切的真实且很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定期参加兰辛社区福音堂的聚会和主日学。当时我虽然在学习圣经,但我还不是基督徒,我个人从未接受主耶稣基督为我的救主,我也不确信我死后是否一定会上天堂。 救恩 其实上帝曾多次与我谈论我本人的救恩,但我不记得年轻时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只有一次我记忆犹新,那是我第一次想到死亡时联想到了属灵和未来之事。我们参加了一场钢琴音乐会的演出后在驱车回家的路上,我们停下来为两个女孩过马路让行。然而,另一辆车的司机却没有停车,险些从那两个女孩身上碾过。我记得我当时倒抽了一口凉气,我差点就目睹了一个死亡的场景,这是一次可怕的经历。我不禁扪心自问,自己是否准备好了去见上帝。 在1988年3月27日,星期天,一切都变了。那一周的早些时候,我的表弟说他从上帝那里得到了救赎,已经做好了去天堂的准备,而我却还没有这样。这时我与他之间就有了一道鸿沟。在那个星期天的晚上我参加的福音聚会上,我想的都是我多么想得救,但就是想不出来该怎么去做。 我回到家,直接进了我的房间。我极力思索着、祷告着,但是毫无效果。于是我苦苦地恳求上帝,如果有什么方法可以救我并让我明白,请他告诉我。这一刻,我顿时醒悟到,当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他是在为我的罪而死,这就足以让我得救! 我豁然开朗,我确信我得救了! 那时我还不知道圣经的经节:“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罗马书10:13)。但我经历了——我已经求告了,现在我得救了! 改变 当一个人得救,基督进入他的生命,事情就开始改变。我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以后才意识到。在我被救后不久,上帝在我心中放进了研读圣经的渴望——我开始每天阅读上帝的话语,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这样做。上帝是一位了不起的老师! 我也开始定时祷告。让我喜悦的是我的新父亲上帝一一回应了我带到他面前的简单的求告。 我十几岁的时候性格很腼腆,一年多过去了,我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我得救的事。但是我们教会的朋友后来告诉我,他们能看出我得救了,因为我对我的两个妹妹比过去更友善了。我得救两年以后,上帝将受洗的愿望注入我的心里,虽然洗礼不能使一个人成为基督徒,但它是一种宣告。1990年9月23日,那是我的基督徒生命中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我用受洗宣告我已经与我的主耶稣联合在一起。 无论我在滑铁卢大学学习期间还是在IBM公司职场里,都遇到过很多质疑圣经的人,这也使我心里对上帝的信仰产生了动摇。在一段时间里,我时常怀疑上帝的存在——这对我来说是一段非常艰难的灵命的挣扎期。我开始阅读有过类似体验的人所著的书籍,并有幸读了刘易斯(C.S. Lewis)所著的《返璞归真》(Mere Christianity)和《痛苦的奥秘》(The Problem of Pain),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所著的《如果没有上帝》(Can Man Live Without God)和《众神之上》(Jesus Among Other Gods),以及约翰‧斯托特(John Stott)写的《基督的十字架》(The Cross of Christ)一书。我发现耶稣的十字架是上帝之存在这一真理最辉煌的证明。上帝通过在这个世界上和我们一起受苦,并为我们的罪在十字架上受死来彰显他对我们所遭遇的苦难和困境的同情。没有别的神有如此的作为。 呼召 我得救不久,心里就有了承担起上帝对我生命计划的负担。我和我家的一个朋友常在一起交谈,我想知道上帝的旨意是否是呼召我全职服侍他。我也经常独自祈祷,渴望有一位传道人能鼓励我朝这个方向迈进。在我大学一年级的时候,上帝回应了我的祈祷,一位来自新不伦瑞克省(New Brunswick)的传教士默里·麦克坎德莱斯(Murray McCandless)邀请我帮助他在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的一个帐篷宣教活动中传道。我参加了他组织的这个活动,并有幸见证了上帝以非常特别的方式带领人们相信耶稣基督的大能。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我越来越多地投入到福音传讲的工作中,除了夏季的帐篷宣教活动,还在一些教会里结识了很多大人和小孩。我越来越相信上帝在召唤我全职传福音。有一次,上帝通过圣经中耶稣只用五个饼和两条鱼就喂饱了五千人的故事与我交谈。圣经告诉我们,耶稣让他的门徒分发食物。当我读这段话的时候,我开始坚信,上帝是在告诉我,他希望我参与传播福音的信息。我非常感谢我所在的教会——兰辛福音堂的培育和鼓励。就这样,在他们的推荐下,我从2001年开始通过宣讲耶稣基督的福音来服侍上帝。那一年我辞去了IBM公司的工作。 奇迹 我开始在士嘉堡区我居住的爱静阁社区传播福音,主要是通过儿童圣经课程、家庭圣经学习和夏季福音帐篷宣教活动等形式。我认识了这里许多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并与他们分享基督,见证上帝的工作,我感到了其中的快乐。我还喜欢寻找有创意的方式与人分享福音,但我所在的教会有人趋于保守,不太接受甚至还批评我的创意。我现在清楚地知道,每个组织,包括教会,都对一些变革有一定程度的抵触,但那时候我还看不到这一点,所以精神开始变得压抑。那是个艰难的时期,但上帝带领我走出了低迷,并通过《腓立比书》教导我选择喜乐——使自己转向喜乐的心态。上帝也借用戴德生(Hudson Taylor)与我类似的经历来帮助我。戴德生是19世纪去中国的英国传教士,他发现快乐的秘密是对自己放手,只须全心住在基督里,让他的力量在我们的体内流淌。现在我明白了,上帝在我的性格中创造了一个奇迹,他把我消极悲伤的性格转变成了积极乐观的性格。 我和我的妻子看到上帝在作工的另一个奇妙的经历发生在2006年夏天。我们两人靠信仰生活,没有在任何教会或宗教机构领取薪水。我们相信上帝会满足我们的需要,上帝的确感动了四面八方的基督徒和教会馈赠于我们。我们获取的时多时少,但诚信的上帝总是能够满足我们的需要。2006年春天,上帝用一种方式来考验我们的信心。我们在经济上非常拮据,实际上我们很沮丧。我们正在计划一场夏季帐篷宣教活动,需要花费大约1万元,而我们的专款积蓄只有3000元。所以我们祷告,如果上帝想要我们继续推进这项工作,求上帝及时晓谕我们该如何行——我们没有和任何人谈论过这个问题。就在需要做出决定的关口,我们在300公里外的一个婚礼上遇到了一个15年未见面的朋友,他退休后每月将自己从政府得到的退休金存入账户,待存满1万元后就投资于担保投资证(GIC’s)。但他表示,上帝在梦中对他说这一万元应该转给我们。我们几乎不能相信——上帝回应了我们的祈祷,使我们可以继续传福音,而且上帝以一种人无法设计的方式做成此事! 我相信奇迹——我相信创造奇迹的上帝——他就是我的上帝。而最伟大的奇迹发生在1988年的那一天,他向多伦多的一个跪在地上祈求被拯救的少年展示:两千年前耶稣为了拯救像我这样的罪人而死在十字架上。我研读圣经越多,对耶稣基督的感恩也就越多,因为是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彼得前书2:24)。我每天都感谢他,我也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Continue reading

Steph Parent

I was born in a small town in Northern Ontario called Kapuskasing. My loving parents wanted what was best for me and my older brother. My family was nominally religious; we went to church during religious holidays but there was little thought of God in our everyday life. Both my

Continue reading

相信神的真正科学家

开普勒( Johannes Kepler, 1571-1630), 他的行星运行三定律, 开创了现代天文学的先河,并且他是个基督徒. 他说, “仁慈的创造主,神从无有造出大自然。” 他的行星运行定律是出于他相信一位有秩序的神,而并非一位叫人混乱的神。凭着努力,他发现了这三定律, “终于看见怎样在天文学上归荣耀给神,因为诸天述说神的荣耀“ 法拉第(Michael Faraday, 1791-1867) 是电力发展的先驱, 其伟大的发明是发电机及变压器。 他是本地教会的一位长老,经常传讲福音。 牛顿(Sir Isaac Newton, 1642-1727) 被誉为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牛顿爱神, 并相信神的话。他研读圣经, 曾写下研经书籍。 他写道:“我深信圣经是神的话,圣经是人受神的默示写成的。 因此,我每天都研读圣经。” 他是个科学家,但清楚指出他的看法:“无神论是无知的,我观看太阳系, 看见地球与太阳保持一定的距离,得到适当的热能和光线。这绝对不可能是机缘的巧合。” 他察觉一切都由神的手创造与支配统治。 莫尔斯(Samuel Morse, 1791-1872), 发明了电报。 首个正式由电报传送的信息选自圣经:“神。。。行了何等的大事。” 他把荣耀归于神。 莫里(Mathew Maury, 1806-1873), 水文地理学及海洋学的倡造者。 他极力提倡横渡大西洋的海底电缆计划。他说:“圣经是万事万物的权威。。。圣经是正确的,科学也是。仔细留意,两者是可以互相印证的。” 焦耳(James Joule, 1818-1889) 他为热力学第一定律(暗示宇宙不是自然衍生出来),提供试验的基础。他对圣经的科学完整性充满信心。 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 开创了微生物学和细菌学两门新科学。他坚信,“科学拉进人与神的距离。” 汤姆森(William Thomson, Lord Kelvin),

Continue reading